水哥王昱珩:我不是高手也不避世,就是爱玩

2月17日,水哥王昱珩在其微博上的一句“明天见”,瞬间引燃青睐讲座后台,报名者之多,甚至超出了原定的会场容量,以《最强大脑》节目而知名的王昱珩的人气可见一斑。2月18日,王昱珩与《解读三千字文》一书的合作者李振沣如约来到北青报,参加北京青年报天天副刊主办的青睐讲座。

3e5bf316ce6e1ed55a57e2f94532dc33.jpg


《最强大脑》中的水哥,以高冷、狂放而着称,可是生活中的水哥却是超级nice,碰到粉丝要求合影,他永远是腼腆地抿抿嘴唇,乖乖地把自己当成“蜡像”。有的小女生觉得把自己脸照大了,于是凑到水哥面前要求再来一张,好吧,水哥再次抿抿嘴,继续配合。

6a408210719fcd055effa073101ce1cc.jpg


一场讲座下来,读者们再度领略到了水哥的魅力,他回答各种问题都非常有耐心且有智慧。对于自己的“高冷”,水哥解释道:“当初录制节目时,我特别不习惯摄像机,以至于看镜头时有点翻白眼,后来就改成不看任何镜头,结果就误打误撞地给人留下了这种桀骜的印象。”
0
分享 2017-02-22 14:22:58

8 个评论

王昱珩:他说的没错,是这样的。机器不会犯错误,但我认为犯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我们人类最大的优于人工智能的地方,就是因为我们会犯错,我们如果不犯错的话,人类不会发展到今天。我们当初就是因为一群猴子里面有一只猴子错了,它站起来,然后它吃到更多东西,它看到了更远的敌人,或者是更容易找到一只母猴子,它成功了。每一次错误可能都会让我们的基因改变,或者改变我们的群体。
提问:李开复说将来的趋势就是重复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取代,之后的社会发展可能是人类更多地从事于文艺工作,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王昱珩:小度看一眼,一秒钟就能出24张图,挑张最清楚的摆在这儿,就是对着照片找照片而已,但是我找人的时候要凭着刚才看过的记忆去找。
  
  我们彩排和测试的时候原来没有闪屏,我可以选择看或是不看,但是到比赛的时候,变成自动闪屏。闪屏很像我们记忆时候的眨眼,你会看到很多记忆选手在比赛和整理东西的时候频繁眨眼,眨眼其实就是在记,就是在整理。而自动闪屏,就相当于我没眨眼,它替我眨眼了。
  
  当出现第一个闪屏的时候,我想坏了,因为我把这个人记住了,他一旦被记住,就会替代掉我刚才看到的那三个瞬间的东西。
  
  当时我还留了一招,我想嫌疑人戴着帽子、口罩、墨镜,那只有一个地方是没有被遮挡的,就是他的耳朵和鬓角,我就据此作为一个校准项。这个时候我就不看五官了,可我用校准项排除的时候偏又那么巧,每两个答案里面有一个对的,可是我都把对的给擦了,留了一个错的。所以,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就是,谁能证明我是错的?比如,第二道题目最明显,小度选了个瘦子,我想肯定它输了,胖瘦都分不清,结果答案一出,我又不对。我就觉得这个问题很大了,因为我特意校准了微胖这个人,他是有明显的鬓角的,而且我看到他的鬓角的时候我觉得他可能平常戴眼镜,因为他鬓角这儿有个起伏,如果不是卷发就应该是戴眼镜压了一下,我就叫叨叨魏上来,要求回看,你看我说的对不对。节目组说没法儿看,那我就不说了,你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后来大概到凌晨了,编导找我说不好意思,视频大概是之前两周之前拍的,但其中的嫌疑人昨天去理发了。我说第一个人头发没那么长,他说是,第一个人没理发,所以头发长长了。我说第三个呢?说第三个前两天吃火锅长青春痘了,我说算我倒霉,我的校准项都有了问题。他跟我说,你要发声明说没有黑幕,我说那不是变成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我说我就应该实事求是地说,我是怎么选的,怎么答的,我只能证明我自己,不能证明小度怎么答怎么选。
提问:你跟百度小机器人那场比赛,你输了,可是节目中你说“不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王昱珩:放弃观察是这样的,在测试的时候,我已经找到了方法,我发现这个方法很可靠而且行之有效。加上当时我的体能出现了状况,我那天拉肚子,我们四个选手也都生病了,两个打吊瓶,孙虹烨发着烧。我不停往厕所跑,腿都软了。其实比赛的过程非常长,你们看到的是剪辑完了,播出一个多小时,我们录的话,大概要录十几个小时。
  
  日本团那天还飞错了,飞到上海去了,又从上海坐大巴给接到南京。我在现场,你说我不睡觉我干什么?我第一场比赛也睡,第二场比赛也睡。一是因为累,早晨10点就开始化妆,观众也很累,观众12点左右进场,然后暖场,我们到下午才开始录。所以,中间很多事情大家都不知道,剪辑出来大家看到觉得这个人怎么说话那么冲啊?我觉得我应该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如果我跟他一起,两个人在那儿不停地记和看的话,那样就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体能,没必要,因为比的不就是看三个吗,我把满墙都记了干吗啊?
提问:在第三季跟日本选手看扇面那场比赛时放弃观察,网上还出现您打盹的照片,有人批评您狂妄,您放弃观察是因为有足够的自信赢下这场比赛吗?
王昱珩:参加《最强大脑》、《挑战不可能》,我觉得有意思、好玩,我不是什么高手,也不避世。我小时候喜欢玩,大家都认为我玩物丧志,再大一点认为我不学无术。现在,这又变成了一个珍贵的特点。其实我没有变,这个社会一直在变。比如,我们现在会去怀疑大米是不是有毒,担忧蓝天为什么不蓝,其实天本来应该是蓝的,大米本来就不应该有毒。
  
  还有孩子的教育问题。我前两天看新闻,江南春说给他7岁的儿子看马云的励志演讲,不许他看动画片。现在,我的女儿还在陪我看动画片。我觉得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让孩子过孩子应该有的生活,你让他现在看马云的演讲,孩子可能也看不懂,得不到什么知识。所以,我觉得现在变得可贵的就是本真的东西。教育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慢慢来反而快。
  
  跟日本选手比赛那场不是狂妄,而是身体不适且太疲劳
提问:水哥在参加《最强大脑》之前一直像个避世高人,我想问你怎么看待积极入世与潇洒避世?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