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爱情故事连载:相爱十年第一章熟悉的陌生人

两个相爱十年的人分开以后仍然爱着彼此,经过重重波折,他们重新相遇,但是缘分真的会眷顾他们吗?当曾经的誓言赤裸裸地变成锋利的现实,爱情的力量真的可以战胜一切?相爱十年系列连载故事,正在更新……

082A9999.jpg

凌若非第一次遇见清尘也是在这样的秋天里。

两排金色的银杏树单薄而又孤独地伫立路旁,风卷起的叶落,就像是遗落的金色的泪珠,纷纷扬扬。八岁的凌若非就那样扎着最简单的马尾,穿着最朴素的裙子,背着最廉价的书包,抱着早已破旧不堪的熊娃娃从柏油路上走过来,形影单只,像一幅画。

深秋的阳光带着柔和的色调穿透了咖啡馆的落地窗,散散地打在实木的地板上,一截一截。男人穿着黑色呢子大衣推开了玻璃门,依着约定好的号码找到了窗前的一个黑色典雅方桌,靠在了深紫色的绒毛沙发上。

似是听到了来人的动静,对桌的女人愣了一愣,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籍,推了推米白色的宽帽檐,露出了她的脸:“好久不见。”声线冷漠凄清,却又别具一格韵味。

男人礼貌性的露出微笑,抬眼看着对方,随即,笑容逐渐凝固在了唇边:“是你?”

女人脱了帽子,慵懒地理了理脑后的鬓发,问:“怎么,不行吗?”

窗外的梧桐落叶纷纷,男人盯着深秋暖色阳光下的女人的脸,竟有一种做梦的错觉。她的眼里,分明有着欣喜,却又分明掺杂着恨意。

这画面,就像是开了滤镜的相片。

清尘就那么躲在挂着天鹅绒的酒红色窗帘的落地窗后面,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有人给她开了门,她礼貌地点了点头,许是因为胆怯,没有笑脸,然后任人领着走进了屋内,直到吃晚饭的时间,他才被通知去见这个方才已经窥视过的客人。这就是他们的宝黛初会。

“宝黛初会?的确,你也确实像贾宝玉那般的纨绔子弟。”女人轻勾朱唇,似笑非笑,深色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她轻轻抿了抿手边极苦的美式咖啡,道:“可惜,你不配。”

20170801073533155.jpg

“这是我的家,你出去。”

这就是清尘对凌若非说的第一句话。他习惯了一个人独享这一切,不容许贸然插入的外人分享他的所有。那时凌若非站在被安排给自己的房间里,没有理他,继续整理着粉红色的床单,粉红色的被。而清尘讨厌这女孩子气的颜色,他冲了进来,又一次重复道:“你给我出去!”终于,凌若非定定地回过头来,死死地盯着他:“你说什么?”

指针依然在静谧中放肆的摇摆,咔吱咔吱。

“我说,你给我出去!。”清尘叉着腰,臭着脸道。

“啪”地一声,白色的大门在他眼前轰然关上,毫无情面。他气极,使劲地捶着,里面却丝毫没有了动静。

那一夜,凌若非坐在床头,盯着从门缝中透出的光影,一整晚。

“你们家不欢迎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回妈妈那里了。”

男人这时轻咳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瓷杯,道:“那时候小,又被宠坏了,不懂事。”

“呵呵,不懂事。”女人将手中的杯子转了转,轻蔑地笑道。他不知为何,看着她的眼睛,媚眼如丝,却有些怕。

凌若非还是回到了赵家。

那是他们都十四岁的时候,在市中心的大楼上,突然从天坠下了一个什么,发出巨大的一声轰响,好事的群众纷纷围了上来,紧接着,就出现了女人的尖叫,孩子的哭声,呕吐的呕吐,眩晕的眩晕,不一会儿,警车救护车就被呼唤过来了。人群不自觉地给这些穿着制服的警察让出了一条道。

凌若非不用看也明白发生了什么,那如地狱彼岸花一样的诡红色在水泥地板上蔓延开来,白大褂围住了那团模糊不清的肉浆,警察在一旁做着记录,就连电视上常看到的几个采访记者也乘车过来追踪报道,而她却始终不敢走近。

几分钟前,她亲眼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嗜酒过度,一步一步跌跌撞撞爬上了楼,冒冒失失地从护栏上翻过,坠了下去,溅开一朵美丽的血莲。

十四岁的清尘坐在饭桌前,默默的听完了这些,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只是说了一句:“知道了。”于是,便匆匆丢下了饭碗,赶着回房做功课——实际上是给女友姜美妍打电话。而同样十四岁的凌若非,却把这一刻深深地记住了。

之后,凌若非就在赵家人的安排下进了清尘所在的学校,每天都有车辆接送他们上下学,然后在各自走进他们不同的班级,形同陌路。

很多次,凌若非的视线溜出窗外都能看到,清尘逃着课搂着姜美妍招摇地走过,每过一处就有无数的讨好似的喝彩与呼唤,就如一对天作之合。有时,她也会突然对上姜美妍的眼神,那眼神可丝毫都没有晴天般温暖如春的感觉,就如一潭深不见底的寒冰,隐隐透着一股骄傲,颤得让人心里直发冷。

凌若非心中不知为何,蓦地一凉,慌忙装作在看书的样子,从桌前的镜子中反射出清尘转过身低头轻喃,姜美妍凑近了听,忽然捂着嘴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居然还可以妩媚成这样。

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瞥却瞥出了事端。

那一天,风卷残云,雨如珠帘垂幕而下,从天际那边渐次袭来。恰逢凌若非这天被留校补作业,当她回到家的时候,清尘已经在家了。他跪在院子里,满眼杀气地盯着大门口,任雨从他的脸颊,他的鼻梁上滑过,一动不动。

“你这是怎么了?”凌若非收伞,走上了大门口前一级大理石的阶梯,关切的开口问道。清尘却如一尊雕像,依然怒视着前方,仿佛当她不存在一般。许是听到了门外的动静,赵家目前最具有权威的叶祖母开了门。她也没有看凌若非一眼,只是沉着脸,严肃地对上了清尘的视线,而清尘将身板挺得更直,下巴微微阖着,眼神更为倔强。二人中间似乎点燃了无烟无声的战火,在这只有哗哗雨声的空间里,伴着粗暴的节奏,肆意厮杀。凌若非就是一个外人。

也不知道是谁赢了,或者,是他们打成了平手,叶祖母开口了:“知道错了吗?”

20170612014606354.jpg

清尘依然是倔强的沉默。

“继续。”祖母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接着又对着凌若非令道:“你,进来。”

清尘一直跪到了晚上,才拖着湿漉漉的身子进了屋,他顾不上更衣洗澡,就冲进了凌若非的房间里。那时凌若非正在看书,被他忽如其来而着实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开口,清尘就说话了:“我知道是你告的密,不要让我在学校看见你。”

可是,清尘也确实和姜美妍从此形同陌路了。

咖啡店的钢琴声,踩着女人落下的声音停止了,女人的眼神中露出了十四岁少女的无辜与懵懂:“你相信是我告的密吗?”

男人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十四岁的雨夜里,就已经被自己的任性悄无声息的撕开了,只不过迟来了许久,才被血淋林地放到桌面,任人观赏。

故事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关注潮粉,男女虐心爱情故事系列!
分享 2017-11-08 14:58:51

4个评论

脾气真不好
相爱十年,都没在一起,还是各自安好吧
又是连载?还得等着怪烦人的
好烦....未完待续,期待下面啊 ~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