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王驾到苏三与王三第三回 看王三苏三如何智斗妓院老鸨

王景隆王三公子在北京前门赋春院,花了三万两雪花银之后,被老鸨子使诈赶出了赋春院流落孤寡老人院,途中偶遇故人王银匠,随后被收留,岂料被王夫人很嫌弃,且看在王银匠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王景隆王三泪洒关帝庙?不巧遇到小卖贩金鸽,王三让金鸽当信使给玉堂春送信寄相思。有情人终相见,王三与苏三重逢关帝庙施良策欲雪耻,二人如何与老鸨开撕?究竟是输还是赢?老鸨能否识破这计谋?事后王三无奈离开京城,与苏三泪别。只留苏三一人在京城,只好使娇蛮与老鸨恩断义绝。且看苏三如何与斗老鸨?

20170307094144139.jpg


在上期节目里,王三遇苏三,男有情女有意,支王定取银只为说点体己话?又是何事令王定大为吃惊?苏三脉脉含情上楼去,王三欲随却遭王定阻拦,缘由为何?千金春宵可还能顺遂?一秤金心思活泛,鼓动王三为红颜豪掷万两纹银,此举堪称宠妻范本,却为何“费钱不讨好”,玉堂春可仍愿常伴景隆身侧,苏淮献计终使王三落难,其却遇善心人赏饭招工再被驱逐,王三路逢孤老院再遇善心人,大伙儿热情留其宿。

20170307094154100.jpg


据悉;苏三原名周玉姐,河北广平府曲周县人,大同府尹周彦亨的千金。自幼生得白净水灵,学得聪明伶俪,弹得一手好琴。可惜父母双亡,又被卖了两次。一次被卖到北京一苏姓人开的“怡春院”,排行三姐,改称苏三。二次被卖到山西洪洞县,做了一个马贩子的小妾。后被诬为毒杀马贩的凶手,打入死牢。再后来,她日思夜想的中进士封巡按的王三公子传谕全案起解太原,三堂会审,方才案情大白。

20170307094221677.jpg


苏三的故事脍炙人口,可是苏三坐牢的监狱,晓得的人就不多了。苏三监狱,是老百姓的俗称。其实是一座明代监狱,紧靠着县衙的西边。前面是关押一般犯人牢房,中间一个小院,一拐,就进了虎头牢,里面是关押死囚的牢房,墙都是二尺厚,真可谓阴森可怖。死囚犯从虎口里进来,就别想再从这儿出去。不是活着别再想从这儿出去,而是死了也别想从这儿出去。人死了,后墙扒一个洞,从那里扔到街上。那个洞就叫老虎屁股。

从老虎口里进去,再从老虎屁股里出来。不知道统治者是怎么想的,这不明明是不打自招地说:衙门监狱就是吃人的老虎吗!虎头牢三间牢房,一个小院。院里一个洗衣槽,一只汲水井。井里晃荡着白白的清水,似乎还浸着苏三的泪。井口不到二十公分,似乎可以竞争全国之最了。

20170307094311787.jpg


跨出监狱大门,但见大街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当年,苏三起解太原,离了县衙,在街上见了过往行人,就问有没有到南京去的,要给王三公子捎信,甚至带着枷锁闯进人家店铺里问。逢人便数落她在洪洞县被卖、被诬、被打、被监的悲惨遭遇,说着说着就喊出了“洪洞县里没好人”这一流传很广的词。然而洪洞县果真没有好人吗?应该不是。

比如押解苏三的崇公道,一生在县衙混事,目睹了说不尽的贪官污吏的龌龊行径,亲历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对苏三的遭遇非常同情。他在客栈里为苏三查找去南京的客商,好帮她传书带信。他把苏三的枷锁卸下来,自己背上,让苏三轻松行路。他还给苏三说了好多好多宽慰话和鼓励话。他还帮苏三写了申冤大状,藏于刑枷,好带到太原公堂上开枷听审时送到老爷手上。苏三自觉话说过了头,忙称崇公道是一个“大大的好人”,还当面叩头,拜了干爹。

王三公子与苏三的关系,在苏三冤案昭雪后,据说有三种结局:一、王三忠于爱情,叛逆封建制度,辞官认下苏三,二人回家为民。二、王三背叛爱情,赠银两与苏三,送她回广平老家。苏三悔苦等苦熬等来个负心汉,痛骂之后,悬梁自尽。三、王三认下苏三,官职被革,二人隐名埋姓,远走他乡。几年后换了朝廷,新主开科,王三公子梅开二度,又坐了个不大不小的官。
分享 2017-03-11 11:11:3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William小王子

William家散粉 独爱陈伟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