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用7万制作的恐怖佳片,连王家卫都赞不绝口

近日国产恐怖片《中邪》也是受到了众多网友们的关注,这一部电影甚至被誉为近十年以来国产最佳恐怖电影,除了拿下众多大奖,而且还受到了王家卫等导演的好评,那么这部电影到底好看吗?中邪恐怖吓人吗?小编带你来了解一下。
 

谁也想不到,一部成本只有7万,有2万还是拿去给男主角治腰伤的国产小成本恐怖片,能在first青年电影节获奖,并且还在广大恐怖片爱好者中广为流传,被称为“国产恐怖片”的希望。这部国产恐怖电影采用了伪纪录片的拍摄手法,讲述了两名大学生去农村拍摄有关算命的纪录片,跟随拍摄对象来到深山发生的恐怖故事。

这部年度最受期待的恐怖佳作,《中邪》不仅获得了王家卫导演等业内大咖的认可,更是收获了媒体及观众的一致肯定,不少媒体和影评人给出了极高评价。《中国新闻周刊》主笔杨时旸评价称“恐怖片在中国一片死灰,但《中邪》的出现却让它意外复燃。”连一向公认为对影片质量极为苛刻的毒舌电影也表示该片是“近年最好看的国产恐怖电影。”

这部已经收获“最接地气的乡村恐怖片”美誉的华语独立电影惊艳之作《中邪》也拿到了第10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艺术探索奖,并以超高分成为“豆瓣影评人选择奖”的最佳影片。

这部电影的故事并不复杂,就是一个包裹着复仇内核的弄虚作假装神弄鬼的乡村故事,但剧本的完成度非常高,诸多小细节前后都有呼应,比如丁鑫和梦梦之间的感情戏(二人曾经是情侣),丁鑫给梦梦装偷窥摄像头,到后来偷窥王婆夫妇,是比较合理的过渡,还有大庆警告众人晚上不要乱跑,树林中布置有兽夹,后来梦梦慌逃中被困——这些重要的小细节都安排妥当,几乎没有任何狗血的槽点,按说这是一部电影的基本要求,但在国内恐怖惊悚片烂到不断跌破底线的现状下,《中邪》在故事上讲得清楚而完整,已经非常难得。
 

《中邪》是一部朴素的技术型电影,这里的技术不是拍摄技术,而是导演拉伸与控制观众情绪的技术,这是一部恐怖片成败的关键。《中邪》是伪纪录片形式的叙事,这种形式也是恐怖片惯用的技巧:代入感强烈的主观视角,比如剧烈晃动的手持摄影,危险物能直接对着摄影机即观众脸上扑来,这种主观视角就是人眼视角——是有死角的,比如看不到身后。[page]

打个比方,摄像机在主角身后跟着他前进,突然他身后出现什么,主角回头,大家看到主角惊恐的表情,然后再切入恐怖物的特写,这就是客观视角,而主观视角则可以成为主角的眼睛,回头就直接看到恐怖物——对比感受,这种直接而凌厉的主观视角明显更为惊悚刺激,也相对容易操作。
 

如果用客观视角达到恐怖效果,一定需要恰到好处的剪辑,先有主角惊恐的表情,迅速切为某个吓人的场景,这就增加了制作难度,低成本处女作,必须考虑这种现实问题。

《中邪》好就好在朴素,萧条凄冷的、毫无视觉美感的北方农村场景,加上低劣而粗糙的影像质感,土里土气的演员装扮和略显僵硬的表演,融合起来带给观众一种独立电影式的残酷现实的感觉。《中邪》略显臃肿的开头部分,展示了几个民间算命的场景,大概就是意图增加这种现实感。

从恐怖意象上说,《中邪》动用了所有最经典的符号:娃娃,飘荡的尸体以及疯癫的人,被恐惧调动起的黑暗人性,因仇恨被激发而成为杀戮者,它把这一切恐怖桥段和经典意象毫无痕迹地本土化为一种真实的中国经验,而且,最终没有归因于怪力乱神,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复仇。从设置看来,这不是出于对审查的规避策略,而是从拍摄之初就定下的基调。
 

其实,很多恐怖片中都有一个明亮又朴素的内核——善恶有报。《中邪》也同样如此,它是一个有关报偿的故事,从另外的意义上,以极端的戏剧性手段,用私刑完成了一次惩恶扬善,而且最终,复仇者也遭到了法律的惩处。

分享 2018-03-14 10:27:54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